黨建文化

PARTY BUILDING CULTURE

戳穿謠言,致敬先烈,紅軍長征不容污蔑!

發布時間:2021-11-02      瀏覽人數:608 A+ A -

  今年是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5周年。85年前,紅軍將士視死如歸、一往無前,以必勝的信念創造了氣吞山河的奇跡。

  歷史不容篡改,先烈不容污蔑!今天我們更要緬懷先烈壯舉,沐浴長征精神,以求真求知之心戳穿相關謠言、還原真相。

  謠言一:長征里程數是虛構的,遠遠沒有“二萬五千里”

  事實:紅軍長征“二萬五千里”的里程,既不是在地圖上測量出來的,更不是憑空編造的數據,而是有著充分的事實依據與理論依據。

  1935年10月19日,中國工農紅軍陜甘支隊到達陜北吳起鎮勝利結束長征。之后,時任直屬隊黨總支書記的蕭鋒在他的日記里記載:毛澤東對他講,紅軍長征“根據紅一軍團團部匯總,最多的走了二萬五千里”。

  1936年8月,紅一方面軍政治部成立編輯委員會,將一部分長征回憶錄編成《二萬五千里》。編者根據長征中的各種命令、日記和報紙,制作了《紅軍第一軍團長征中經過的地點及里程一覽表》,該表詳細地列出了紅一軍團直屬隊在長征371天行軍中每一天所經過的主要地點及里程。根據該表,紅一軍團直屬隊在長征中共走了18095里。

  后來,測繪部門在比例尺1∶10萬的地形圖上用儀器進行測量,并按照當地地形,在平面計算結果基礎上乘以坡度系數,得出實際里程為18499里。以誤差正負2%計,兩者的距離基本上是吻合的。這就證實,當時里程表上的數字是準確可靠的。

  另外,在計算紅軍長征的行程時,有幾個重要因素不容忽視。一是紅軍在戰爭中行軍,不斷迂回和奔襲,發動了不少運用聲東擊西、忽南忽北、大踏步進退的戰略靈活戰術,行進中必然出現多次來回折返,例如四渡赤水等。把這些因作戰而走的路程統計起來,肯定不是個小數目。二是紅軍不僅僅要行軍作戰,還要籌款、做群眾工作等,這些工作同樣是需要走路的。三是在長征中尤其是長征初期,紅軍由于缺少地圖,走錯路的事也是經常發生的,因常走錯路而多走的行程,應當也不少。以上諸多因素,都會不同程度地增加紅軍長征的行程。

  毛澤東所說長征“最多的走了二萬五千里”,這個“最多的”應是擔負偵察、作戰、掩護、迂回、穿插等任務最多的基層作戰部隊,他們所走的路程要比機關和直屬隊更多。

  謠言二:蔣介石“放水”讓紅軍長征

  事實:蔣介石在對中央蘇區第五次“圍剿”中采取廣修碉堡、步步為營的辦法,逐漸掌握了戰場的主動權,極大壓縮了蘇區空間。面臨如此危局,紅軍主力肯定不能坐以待斃,勢必向外突圍。而蔣介石為了避免在進攻中央蘇區核心區域時損失慘重,故意留出缺口,采取“驅其離巢”策略,迫使紅軍西走,其則在“遠處張網”,以重兵在西面布防設伏,以期一網打盡。

  1934年3月8日,蔣介石電告西路軍各總指揮和各軍師長:“流匪追剿之法,應改用扼要埋伏,不宜布置陣地,明張旗鼓,正式堵截。至于扼要埋伏之法,當預料匪之奔竄方向,先引其進入重地,待其本隊到達,然后起而夾擊之。若我軍先將重兵防守,則匪必他竄,而我又須窮追。以流匪惟一策略,乃在尋無人之境,乘隙而竄。故我軍此時防剿流寇,應與前剿匪戰術略加變更,當用暗中埋伏,使其不意,以為我無防兵,則彼必放肆急進,乃可一網打盡。希多用此法?!?/p>

  1934年10月,當蔣介石判斷紅軍主力西移后,致電“追剿”軍前敵總指揮薛岳“急起直追”。11月,他還在日記中勉勵自己:“不可錯過剿匪成功之大好機會?!?/p>

  可見,蔣介石只是表面有“放水”之嫌,逼迫紅軍西走,實則是欲擒故縱,已在遠處陳以重兵、布下密網。所謂“放水”說顯然不符合事實。

  謠言三:長征路上紅軍伙食很好,不用吃皮帶

  事實:在地處偏遠、生活貧瘠、經濟落后的地區,加上國民黨軍隊的封鎖,紅軍無法籌到足夠糧食,只能有什么就吃什么。

  而從某種意義上說,皮革就是腌制過的動物皮。脂肪含量幾乎為“0”,但膠原蛋白含量極高。雖然經過了這一系列化學反應,但本質上和吃的動物皮區別不是很大。且當時我國工業十分落后,在牧區和農村所使用的皮帶大多是沒有經過工業化加工的,這樣的皮帶在迫不得已時可以煮了吃?! ?/p>

  珍藏在博物館里“半條皮帶”正是這段歷史的見證。過草地時,時任紅二方面軍政治委員任弼時和警衛員將皮帶切成若干段,放到鍋里煮,每次每人僅能分得3小塊。雖然味道難聞、難以下咽,他們卻風趣地稱為吃“煮牛肉”。這半條皮帶上,至今仍清晰地留有當年用刀切割的痕跡。

  而類似這樣的珍貴見證不勝枚舉。

  謠言四:“飛奪瀘定橋”戰斗不存在

四川瀘定縣瀘定橋。新華社發(王曦攝)

  事實:時為紅四團工兵連戰士的老紅軍吳清昌回憶,從1935年5月28日凌晨開始,全團人不顧一切地跑步前進,終于在29日凌晨,“跑到”了瀘定,占領了橋西。

  紅軍22位勇士組成突擊梯隊,攀著橋欄踏著鐵索向對岸沖;其他部隊跟在后面,邊沖鋒邊鋪木板。在岸邊,紅四團集中了所有輕重機槍、迫擊炮用于壓制敵方火力,掩護陣地長達百米。

  至于守橋的劉文輝部隊為何沒有炸掉鐵索?是因為瀘定橋是連接川藏的唯一通道,炸橋會激起民憤,而且劉文輝自己的部隊也會沒有退路。炸橋之后重修代價也非常大。因此,劉文輝提出若守不住橋就燒橋的方法。

  在戰斗中,突擊隊員剛沖到東橋頭,敵人就放起火來,東橋頭頓時被熊熊大火包圍。紅軍勇士奮不顧身沖進大火,穿過滾滾濃煙,展開生死搏斗,敵人最終丟橋潰逃。

  在臺灣地區的“國史館”有一份西康軍閥劉文輝發給蔣介石的電報,稱:“瀘定橋李團與沿河之匪奮戰?!睍r間是1935年5月29日,恰是紅軍“飛奪瀘定橋”之日。此處“奮戰”一詞,無疑說明那些否定瀘定橋發生過戰斗的說法是錯誤的。

  謠言五:方志敏及其紅軍綁架美國傳教士索要贖金未果將其殺害

  事實:謠言污稱,“1934年12月發生方志敏綁架美國傳教士師達能夫婦引發極大轟動”,這與地方志、軍史黨史中,方志敏在1934年的活動時間和地點均不吻合。方志敏被俘后,在監獄中留下了不少關于紅十軍軍團的戰事戰況的文字,同樣沒有提及所謂“綁架案”。當時的國民黨軍隊將領俞濟時在其后來所著的《徹底剿滅方酋志敏部(紅第七、第十軍團)紀實》中亦未對此表述一字。所謂的“綁架”純屬虛構。

  2018年,方志敏烈士嫡長孫方華清就侵害烈士名譽權提起訴訟。在嚴肅的法律和確鑿的證據面前,兩被告當場認錯,就侵害方志敏烈士及其領導的紅十軍團犧牲將士名譽一事,當面向方華清道歉,并出具書面致歉聲明。方華清接受了兩人的誠懇道歉,諒解了他們,同時放棄了精神撫慰金賠償的訴訟請求。


快捷導航 | 關于我們 新聞中心 職場顧問 繼續教育 招聘公告 在線報名 網站地圖
服務內容 | 人力資源外包 勞務派遣 業務流程外包 社保代繳 勞務外包 企業培訓 檔案管理 管理咨詢 補充福利
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賽罕區人民路書香門第寫字樓14層
電話號碼0471-5619009
二維碼 二維碼

版權所有:中創信達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  蒙ICP備19005268號-1       蒙公網安備15010302000576號    網站建設       

中創信達人力資源有限公司 呼和浩特人才推薦 內蒙古企業管理咨詢 呼和浩特考試服務 內蒙古獵頭服務

东京热中文字幕资源网